寫在畫家王建中的“稱心歲月”個展之際
2019年05月14日 16:16 來源:海外網

畫家楚石近影

  摯友楚石兄發來微信,告知五月中旬要辦個展,提議讓我為其寫幾句話,我未及思索,便應允了下來。

  理由很簡單,我和楚石兄有著共同的雅趣,相識多年,雖一直沒有機緣謀面,但內心彼此早已產生了一種共鳴。而我又時常為楚石兄那種為畫為藝忘我精神所感動。但當楚石兄把要展出的部分書畫作品微信給我展現出來時,我竟然覺得無從下筆,有一種異常為難的感覺。

  楚石兄用了“稱心歲月”如題為展,因為職業關系,我過去曾接觸過當今全國許多著名書畫家,也看到過不少他們的書畫作品。久而久之,這種耳熏目染的過程讓我對看到的書畫作品就有了一種自己獨特的見解和欣賞水準。坦誠的講,楚石兄這次展出的部分書畫作品雖無從與那些歷史沉淀下來的經典作品相提并論,但不可否認,楚石兄完全憑著自己對生活的感悟,憑著對中國傳統與經典書畫作品的崇尚之情,用一種平常的心態在為人為畫。簡言之,他是在用一種淡然的心念和陽光的心態飽蘸濃情涂抹人生,故為“稱心”。

  正因如此,自然不敢敷衍了事,幾天的時間里,一直在用心品讀、感悟楚石兄的每一幅作品,以求從中找到能撥動自我心靈感應的那份激情。

  應該承認,從楚石兄書畫作品中張揚的嫻熟筆墨技法和流淌出來的那種超然脫俗的意境,不得不讓人肅然起敬。無論筆墨、技法,亦或是一草一木,一花一鳥,一石一山,無不彰顯著一種高雅飄溢,意氣縱橫的大家風范。其畫風文雅蘊藉,飄逸脫俗,不顯張揚,這或許正是他幾十余年修煉畫外功力的結果吧。

  從畫作中可以感覺得到,楚石兄在創作中,尤其注重在自己畫作中力求在樸拙中追求靈動,讓筆下的各種花草、花鳥都生趣盎然,緣物寄情。也正是這種靈秀雅逸,生機活力,題材多變,顯示了楚石兄繪畫才情的卓越。他的近乎每一幅作品都張揚著一種生命的靈性,構圖的巧妙,以及平中見奇的美學理念,總能讓人得到一種心靈的慰藉。

  細細品讀楚石兄的作品,更多的是他對生的活一種感悟,以及對人生的一種自我的詮釋。他時?;嵩謐髕吠瓿珊?,附有感悟與自我靈魂的共鳴。在他剛剛創作完成的《魚石圖》中,你可以讀到這樣一段文字:“當最后的路被荒草湮沒,腳印記錄下的荒誕和真誠都可以忽略,我的身體已變成了蓄滿潮水的湖泊。其間有無數的魚和水草,平衡分布、安家置業、快活游蕩,以想要的姿態,篤定寒暑,來禁錮這一生的方圓、對錯和平安。是的,我聽得見低語,連同膽怯的片段,直到被月光照亮后,魚們上浮的樣子。那一年,望向我的時候,我記得是春天,有淺粉色的明媚,有淡藍而悠長的傷痕……”

  還有,“想象的高山流水是隨性的,忽而云上,忽而平川,抗拒或認同,我們都穿梭了經年,終抵不過一場雨水的羈絆,一旦風止,便是無窮無盡的爛漫春山。芭蕉惹雨明月潮生,走不完的揚州路,念不夠的楓橋夜,尋一處杏花村酒肆,也頑劣也任性,不聞曲高和寡的圣賢書,只戀活色生香的人世間。青衣環佩玲瓏,琴瑟悠揚該當和鳴,就隨了你,歸隱山川寄余生”。

  等等之多,如此感悟至深,亦詩亦畫,無一不是他對生命的一種高度解讀與自我的剖析,他崇尚八大,在他的許多作品中,或多或少總能讓人品讀到八大的那種獨特的生命智慧和隱藏在作品中的豐富的思想。

  縱觀楚石兄的作品,已經不在是那種雅俗共賞的通類,而是注重在筆墨中以“雅”取勝,讓筆墨更靈活,更淡雅,更引人注目,隨心、隨性、隨念,在人與自然的交流互感中,體會一種無言之美。

  寫到此,不由得想起元代著名畫家、詩人、書法家王冕的詩作《墨梅》——“我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夸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亦是如此,本來是說隨便寫點什么,可好的物美自然免不了要用些贊美之詞夸上幾句??捎種值謀?,不喜人夸,而實質是“無須人夸顏色好,自有清氣滿乾坤”,所以就此止筆為好。

  歲月稱心人稱心,亦師亦友一世情;筆墨常落稱心處,無言之美涂丹青。

  以此與楚石兄共勉!再敘來日!(李旭昊)

  楚石:原名王建中,一九六四年出生,安徽池州人。兒時隨世叔方文章先生學習書畫,現為安徽省美協會員,池州市青年美協副主席,九華山中國畫研究院副院長。自由畫家。

編輯:沙見龍